当前位置 主页 > 企业新闻 >

深陷四大困境 有机农业还有机会?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 点击:115
336*280广告
都说秋天是丰收的季节,象征着喜悦,但山东邹平县君晖农场老板崔大有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经营有机农业8年,崔大有已经亏了近2000万元,陆续卖掉了北京、上海、山东等地的多处房产填补越来越大的亏损。
 
  农业专家表示,在我国从事有机农业的主体众多,有机农业的市场巨大,但有机农业企业鲜有盈利,亏损已经成为行业的普遍现状。成本高、资金紧、销售难,再加上有机农产品(9.060, 0.00, 0.00%)市场良莠不齐,让“崔大有们”不禁纳闷,有机农业还有机会吗?
 
  一位有机农场主的实践样本:
 
  8年亏近2000万
 
  在君晖农场的一个蔬菜大棚里,崔大有随手摘了几个西红柿和记者分吃了起来。他说,这个以色列技术的大棚自动化程度较高,自动卷帘、智能滴灌、温度湿度一键控制等功能一应俱全。
 
  崔大有指着一株成熟了不少果实的西红柿骄傲地说:“这里的西红柿是从靠近根部的地方一个一个往上红,是自然成熟,且个头不大三个一斤;而一般的西红柿由于投入品较多,个头大红得也快,有的一个就一斤。”
 
  大棚管理工人董玉莲说,大棚里不用化肥和农药,除草都是人工,布设了防虫网。“这里的西红柿、茄子都是小时候生产队的口味,经常吃这里的菜嘴都馋了,再去市场上买菜吃感觉就不是那个味。”
 
  说起做有机农业的初衷,崔大有告诉记者,他上世纪90年代就凭借在股市赚取的第一桶金而从国有单位离职,辗转进入金融、房产圈子,并最终做到上海一家上市公司的高层。直到2004年一场大病后,他意识到健康的重要性。“在病床上的我下决心,如果身体转好,要做点健康产业,生产最好的农副产品。”
 
  几经考察,2009年,崔大有花费千万元补偿款与人合伙流转了位于邹平城郊西董镇的1000亩山坡地,山东君晖绿色有机循环农牧业有限公司成立。不久合伙人退出,崔大有也正式成为一名农场主。
 
  园区的基础环境相当好:园区比县城的海拔要高出70多米,方圆10公里没有污染企业;地下水在150米以下,水质较好;园区土壤在使用前闲置养地两年……可以说,做有机农业的自然条件都具备。
 
  农场成立之初,崔大有便致力于推动高效生态循环农业:养猪等畜牧的粪便经过发酵处理后作为有机肥施用在蔬菜生产上,而园区的200多亩大田种玉米也是休一年种一年,种出的玉米被当作养猪等的饲料。此外,还设置了大型饲料仓库、大型青储池、储存地窖,基本上形成了一个闭环链条。
 
  2011年12月,园区生产的33种蔬菜、瓜果、作物和猪、羊两种禽畜产品获得国家有机认证,葡萄、香椿进入有机认证转换期间;2011年入围第一批农业部畜禽标准化示范场名单;2012年2月,企业获颁中国良好农业规范认证(GAP)……
 
  谈起有机实践,崔大有如数家珍:这里的黑猪,生长周期是两年,喂养的是不用化肥农药种植的玉米做成的饲料;这里的羊,也都是散群喂养天然草;400只鸡一天只产70个鸡蛋,比一般鸡少产2/3……
 
  800多头黑土猪、500多只羊、800多只鸡……农场成立之初就在这里工作的饲料工人刘士英回忆,这是农场最为辉煌的时期。事实上,2011年,崔大有的农场经营迎来了最好的时机。当年的销售额加上政府补贴在600万元以上,农场开始逐步盈利。
 
  然而,好景不长。由于崔大有一开始的销售渠道是机关事业单位、国企、银行等单位的团购和福利,2012年底政策调整后特供市场繁荣不再,君晖农场进入到真正的市场竞争中。
 
  “原来的单位客户纷纷取消了团购蔬菜和肉品,农场年销售额从四五百万元一下子降到了几十万元。”崔大有无奈地表示。
 
  生意急转直下,崔大有的现金流开始出现问题。“当时也没办法,没现金了,但还是要维持园区的正常运营,就开始变卖北京的房产。”
 
  这几年,崔大有已经先后将北京、上海、济南的多处房产卖掉维持农场,“这些房子要是不卖,这几轮涨价,也能赚个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了。”
 
  空空荡荡的猪圈、破败的鸡舍似乎诉说着这里当年的“辉煌”。崔大有说,园区的种养规模都比以前有大幅度的缩小,现在猪只有30多头,羊200多只,鸡也只有200多只,园区的工人也从近百人下降到20人。
 
  有机农业四大困境:
 
  成本高资金紧销售难 优质难优价
 
  农业专家表示,我国从事有机农业的主体众多,有机农业的市场巨大,但我国的有机农业企业鲜有盈利,和崔大有的有机实践一样,亏损已经成为行业的普遍现状。
 
  成本高是有机农业实践过程中的首要困境。山东省农业农村专家刘同理表示,有机农业对环境和管理的要求极高,在生产过程中不能使用化肥和农药,这让一些农业企业随时面临着减产乃至绝收的巨大风险。
 
  崔大有也说,自己最担心的还是生产过程中的病虫害问题。因为蔬果在整个生长过程中不使用农药,容易受到病害的侵袭,实在不行就只能连根拔掉,所以生产风险较高。事实上,养猪也遇到了相同的问题,为了保证质量,2012年遇到猪瘟时,100多头猪全部被烧掉并处理。
 
  “从公司成立,每年园区的运营费用就在300万元左右:土地租金190万元,工人工资70万元,设施维护、维修20万元,运营费用20万元,还不算先期征地补偿款的资金成本。”崔大有说,成本确实太高。
 
  资金偏紧是有机农业经营主体普遍存在的问题,由于采用承包土地的方式进行生产,没有能够用于抵押贷款的固定资产,对于农业公司的贷款申请,银行一般也难以批复。
 
  有机农产品的销售也是一大难题。
 
  “这个西红柿虽然好吃,但也贵啊。”崔大有说,市场上普通西红柿的价格在2元到5元一斤,这里的西红柿不算地租成本就要10元一斤。“普通的西红柿,一亩一茬产量要达到2万多斤,而这里的西红柿只能产出6000多斤。”
 
  事实上,很多有机农产品都面临相似的难题:在大超市销售,需要设立专门的独有柜台,且成本高回款慢,还缺乏定价权;在社区布点,也面临人工、房子租金等高成本;走电商渠道,还面临高额的物流、冷链成本,且一些生鲜品种并不适合。
 
  崔大有举例说,一箱10斤价值80元的菜,送到北京的物流成本就高达60多元。“光一个硬纸箱子的成本就得20多元,加上冰块等,成本太高了,再加上生鲜类的蔬菜尤其是叶菜类根本无法保证质量,同时也面临运输、冷链等的高昂成本。”
 
  更让“崔大有们”困惑的问题是有机农产品“优质难优价”。一些业内人士表示,优质优价之所以难以实现,是因为市场上以次充好、鱼龙混杂的所谓有机农产品太多。
 
  “有机蔬菜作假的太多了,一块地注册了一个有机牌子,但卖了100块地的菜,或者直接收了别人的菜当自己的卖。”崔大有说。
……
上一篇:网络或存有电子书盗版“产业链”   下一篇:没有了
Copyright 郑州华标眼镜有限公司 - www.huabiaoyanjing.com